当律师、会计师的父母,无法接受儿子志在汽机车修理,叫他毕业来自家事务所当助理。

女儿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猎人头公司,要打电话透过大企业总机问到主管的电话,以备挖角。父亲怒责:「骗人算什幺工作?」

台湾经工业化快速变迁,产业需求日新月异超乎前人想像,父母若不懂猎头公司的贡献、灰色地带磨练操守的价值,也是应该的。但父母若歧视、贬低儿女职业,儿女不必接受,只接受爱与支持就好。并且「消极因应变迁」选热门科系以利求职,远不如风险创业「动手创造变迁」有利。所以任何一代人,毕业求职的前提是:摆脱父母看待职业贵贱的保守价值观。

当律师、会计师的父母,无法接受儿子志在汽机车修理,叫他毕业来自家事务所当助理。

女儿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猎人头公司,要打电话透过大企业总机问到主管的电话,以备挖角。父亲怒责:「骗人算什幺工作?」

      台湾经工业化快速变迁,产业需求日新月异超乎前人想像,父母若不懂猎头公司的贡献、灰色地带磨练操守的价值,也是应该的。但父母若歧视、贬低儿女职业,儿女不必接受,只接受爱与支持就好。并且「消极因应变迁」选热门科系以利求职,远不如风险创业「动手创造变迁」有利。所以任何一代人,毕业求职的前提是:摆脱父母看待职业贵贱的保守价值观。

●如果别人告诉你「你这是玩,不是工作」

      当我读大学时,父母责备我贪看电视、不用功,我得告诉他们,我在工作。我在报上写影评,必须研究导演先前拍过的影片,大量租回家,反覆看,写满一本又一本心得笔记,画图表,从中整理出新的图表,每天都有发现震荡我心,使我屏息、含泪,人生慷慨向我展示它的苍凉壮阔。

     父母看不见这些。他们觉得这是瞎编的推搪之辞,要我别再狡辩,关电视,回去用功。此刻我觉得全世界没人相信我,但还有我自己。我若不相信自己,就会放弃这份工作,我真的会失去它,而我不想。

      在父母眼中,我是个耽溺玩乐的撒谎者。直到影评见报前晚,我在床上清醒等到天亮,冒着寒风出门买了份报纸,挟在腋下,感觉它在发热,我在等这份为我沈冤昭雪的判决书。我心情激动,静静翻到那页,递给父母看。早餐桌上,他们盯着那东西很久,震惊、不可思议,觉得报纸该登的是总统告全国军民同胞书,或者全区停水停电消息。影评?报纸为什幺要登这种五四三?父亲下定决心把报纸摆到一旁,「这有啥咪路用,你在骗钱的吧?」

我笑了。举证只是让我从欺骗父母,升级为欺骗社会而已。

    因为父母不看电影,也不看影评,不知道当时电影消费激增,台片屡夺欧美影展大奖、专业电影杂誌、西译电影丛书、随选影片的个人包厢戏院「MTV」等产业诞生。他们生活中没有这种东西,即使实际拿到眼前,在他们看来仍属陌生、可疑、不高尚、带有犯罪气息,这不算是工作。

      但有,确实有这种工作。只要我在父母狐疑眼光中,不为所动,继续盯着萤幕,不时振笔疾书。写稿,修改,重写,寄出。做下去就行了。我不认识有谁在读我的东西,但我知道耕耘播种就够了。阅读、观影、思考、写作的乐趣,都是坐享前人耕耘的果实,早就稳赚不赔。

    製造业早已生产过剩,内容产业必急起直追。当你做动漫、写作、电玩、造型、摄影、音乐、街舞,决心以此为业、不断精进时,请你想起,曾有我与你并肩,而你会为自己开创伟大挑战。

●如果别人告诉你「没老闆僱用你就不算工作」

     当我辞工近年,父母屡问,为何不去找工作,整天玩电脑。我得告诉他们,我在工作,写书投稿,也写杂誌採访稿。他们不看书,也不看那些杂誌。看来,除了去卖自助餐、开公车、送报,实际在他们生活中现身,我无法证明我在工作。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父母要我找一份办公室工作,有稳定收入,那才够好。

      上午邮差按铃送挂号信,连连电铃声,惹得家犬惊吠,祖母也探头进房,质问我为何只顾玩电脑、懒惰不去应门。我得告诉她,我在工作。

      我上广播节目介绍新书,因为节目无酬,所以安排来宾在家接电话受访。电铃响时,我正上线广播现场,满脑子忙于组织思路、转换到听众立场考虑,即席简化回答複杂问题;但肉身陷于家中的尴尬冲突。我告诉祖母,我在电话上工作,请她等等,稍后再向她解释,她听不懂。对她而言,如果我在工作,那我应该出门上班,不会在这里。所以我不可能在工作,别再说梦话,快去应门。

      当你在家做电话採访写稿、网拍、设计、摆摊,虽然努力,却被亲友纳入失业範围、数落你懒惰没用。真的,我也是。大家都是这样开始的。

●工作,只向自己负责

      如果你很爱父母,那幺继续爱。你五岁时,他们没有因你把霜淇淋吃得满身都是、就嫌你太笨、不爱你;现在父母忍不住对你的职业大发谬论,你就当他们才五岁吧,那就是门外汉会说的话而已,总有一天,等你实践了热情志业,自信稳固,就会原谅父母无知。继续爱每个人,但是你做你自己的CEO。即使你问了再多人意见,所需要的,仅是他们情感支持你独立面对抉择。因为自始至终,工作不仅是谋生餬口,也不只为荣誉肯定,它是淬鍊自己灵魂的练习场。

     那位修车迷,我送了他《摩托车修理店的未来工作哲学》。作者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哲学博士,在大学当研究员,同时开店自己修车,因为他爱。

来源

《要找到志业,先开除父母》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