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贝玛画廊【朱钧2009个展】开幕首展花絮
    展期

    日期:2009-10-30 ~ 2009-12-08

    地点

    贝玛画廊 台北市大安区106建国南路一段304巷26号

    相关连结

      IMAGE 影像 IMPRESSION印象 INTERPRETATION诠释
      PEMA LAMO GALLERY 贝玛画廊开幕首展

      从生活物质开始的精神转换 — 朱钧的观念影像创作
      论述人 / 朱文海

      把生活中不经意的日常物件,领向一种目光集中,却又能够藉由观赏者诠解出个人领域中不同维度的存在,是朱钧以观念化的方式将日常物品转换为影像作品的存在脉络。或许有人会疑惑,艺术就那幺被呈显了吗?如此就把那些被称之为美的东西显现出来吗?显然的,这幺问是触及了「艺术」以及「美学」的来源问题。如果欲以朱钧的影像创作方式回答,便涉及了複杂的当代艺术之观念化以后的艺术表达方式;因此当这样的疑惑产生时,其实已经是受限于一种艺术或美学上需要被 “建构”、“构成” (construction)的传统视觉艺术观。尤其,当他们看见了朱钧在平面画作上或是一系列几何形铁片的作品以后,便又会以「现代主义」(Modernism)或是「极限主义」(Minimalism)的角度谈论。为此,朱钧说:『我的所有作品所强调是一种由生活生存出发的互动衍变,而不是其它。』

      对于上述那种“建构”、“构成”的艺术观,事实上是受到康德〈Kant〉以来德国古典美学观对于艺术的看待方式。古典美学开启了「美」是一由种集合了被称为美的结晶之「创作品」,这样的创作品是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引起审美判断与审美感受。由此,艺术家便是拥有比一般人更能用各种材料“建构”、“构成”出被称为艺术或美学的天才角色。也如此,所有能被称为艺术品的东西都是在一种“造形艺术”的视觉脉络下被建构而成。儘管如此,上述所说的那种建构观或作品论,在当代艺术已经被杜象〈Duchamp〉严重质疑,许多当代的思想家也针对这种视觉美学观,从源头上去指出它的构成来源与弊病。我们必须说明,上述所指出的艺术与美学观,其对于朱钧的艺术生成,本来就不在它的作品脉络中,他所关心的并不是如何建构一件艺术作品,也不是「美」的概念,而是如何生成、藉由各种生命生活的某种意见或是态度转换的诠释问题。

      一种非建构的融摄生成方式
      朱钧将日常物件,透过转换成为影像作品,这些作品看来已经脱离了原本实际使用物该有的色彩、味觉、触感,甚至于是我们实际上接触那些物质该有的时、空所产生的其它影响。那幺,将那些物质的诸种属性、性质,透过映製方式过滤掉,剩下的只是一些黑白的图像,以及被压缩映製后,仅供想像力再现的属性。面对如此,我们的反应会是什幺?朱钧说:『将日常物质的複杂属性降到最低,当你再重新面对那些在习以为常不过的‘新’事物时,我们反而会因为每个人的诠释、想像不同,因而对于原有「物」的理解更加丰富,同时也因为这一层的诠释而扩展了自己。』

      确实经由此,我们才看见「它」是什幺!我与物件间是一种严肃的相形关係,而不应是纯然「主」、「客」关係。所有具有价值的事物,尤其是成为「艺术」的物件,如果仅仅作为日常环伺的「主」、「客」对位关係,那幺无论如何有价值的物件也难以成为瓦解那个封闭「自我」的「它性」价值。因此,朱钧以日常物品转换为影像作品的观念创作,是为唤起人们对于日常生活的关切,有了这些不同于环伺状态的关注,我们才可能进一步的去诠解“如何可能”被称作有意义的生活或价值。这当中关于「我」与「物象」的诠释层次不仅仅如此,事实上还存在了更深一层的生命存在与生存意义。在经由映製以前,原本这些物件大多是经由使用不堪,或是任意抛弃,也许是拆开包装而尚未使用的状态。这三种情形都是人们对于这个 “被我使用”的「物」,其情感关注最为轻忽的时刻。通常,我们是在饑饿、或是需要这样工具、也许是设计得很精美的状态下,从一个展示架上取得那种关注,然而却在一种当我已经完成了目的,或是它已经不堪使用下中止了所以的关注。朱钧选择这些被人们在情感最不受关注时刻的抛弃物作为题材,经由映製方式过滤,使得人们重新面对这些东西时会唤起一种新的理解,这个理解并不具某一种单向的回应,而是唤起每一种不同的生存回应—不同生存脉络、不同的人其诠释的也将大相逕庭。

      由于这种艺术的生成方式,它的艺术价值和美学型态不在于作品本身,所以艺术家也不费心建构艺术品的造型或元素,而是以一种文本的方式召唤着观看者的理解、诠释,等待着它们的回应以融合至作品当中,这种艺术自行置入作品的观点,其思考脉络相当接近于存在主义大哲,同时也是影响当代诠释学的先驱人物—德国思想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对于艺术作品的观点。海氏认为艺术作品的美并不是以现成的状态,被做成了就永恆的放在那裏,而它的美就成为一种不可更动在造型或视觉上的永恆之美。相反的,作品本身所具的不但不是种封闭性质的造型性,它的主要价值与其说是我们通常喜欢用的「美」或「艺术性」的欣赏性质,倒不如说是一种通过作品而来的揭示或启示,我们是藉由作品的方式带来一种不同于以自我为「主体」的新观念或想法。因为如此,才令自我的本真状态被展开。以此,正由于朱钧提供了一个个向着观赏者开启的作品作为文本,等待着观看者的理解、诠释,以打开阅读者的观念视野,使得作品与人的关係不同于早期艺术家与观赏者之间—是「作品」对于「我」来说其产生了什幺美;而是「作品」在询问我,等待着我的回应。

      非设定的空间 — 是需要让生存其中的人自行选择
      朱钧本是一位建筑师与教育者。理所当然,他对于成为一个「家」的企图,本来就较一般人来得强烈。然而什幺才是「真实的家」?更使得其所思考的面向较一般空间创作者来的宽广。他认为,家本身的问题并不是建筑性或是时间空间的问题,于是使用了一种较一般线性思考更具人文内涵的角度。他发现建筑领域时常将都市问题简化为空间上「量」的问题,然而对于问题的方式也是以一种直接的转换方式—即改造空间环境。他认为,「量」的问题演化其本身也是一个「质」的改变。因为空间当中任何「量」的改变,都将引起生存于空间当中人的互动改变,因此它的解决方式必须是以「质」的方向去进行,而特别注意关于「延续」与「衍变」的生成方式。这种空间思考有着很深刻的人文思考,他说:『在那种量化的世界里,人怎幺能找得到自己。』所以,『让他们自行选择,经由互动参与的方式让生存于空间当中的人找到自己的问题。』当中的延续与衍变才是他们自己的历史,才是属于他们生存上的质性。这种由早期建筑生涯中思考的调性,使得他早在1969年即在纽约创立建筑服务中心(ARCHITECTS’TECHNICAL ASSISTANCE CENTER),为贫困地区提供规划服务,而成为社区服务工作的先驱。然而这个理念也成为其退休以后,将此思考方式转由艺术创作的方式来看的源头。

      『让他们自行选择,经由互动参与的方式让生存于空间当中的人找到自己。』这样的理念虽然是在建筑领域当中获得的体悟,却也可以由他的绘画作品、互动艺术,乃至于影像作品的存在模式当中找到。如果以此次展览的主轴《影像.印象.诠释》的创作脉络来看,其依然是将可以获得最终依据的存在探讨朝向观赏者,而由面向作品的读者面对这个文本,以诠解出他们经由个人生活视域当中,曾经面对此事物的意义可能性。也许,那些尚未塞进口中的速食麵或披萨会令读者掉入某一种悲伤或快乐的时空。或许,那些像是历尽沧桑的破毛衣或手套使得我们又被旋入某一种不知名的複杂的情绪。这种经由个人视域与文本互渗的方式,朱钧以『选择就是美、美就是经由选择』(CHOICE IS BEAUTY‧BEAUTY IS CHOICE)之生存性诠释来作为美学根源。当中隐含了由同一个文本所引发的不同视点,是由于每一个人的生存境遇差异,因而会选择、抉择的道路便有所不同,所以不同的抉择、道路、体验、自我诠解而成为一个个样貌不同之差异性的「美」,而成为个人「心灵家园」的归属。为此,朱钧还回忆起1964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设计解说,他说在那个时候便已经体认到:『视觉上的满足是美学,生理与物质上的满足是机能,然而何处能得到心意的满足呢?』其实多年来,朱钧由一个个简单的设计互动游戏、甚至于他的重组性绘画,以及可以引起某种印象诠释的影像艺术,都在一种由选择抉择当中唤起人们心灵上的自我显现,而创作者本人也在这一次次的游戏中揭露自身心意的家园。

      Email:pemalamo.gallery@gmail.com
      t:02-2700-9133 f:02-2700-9131